以下系转帖: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
美国航天部门首次准备将宇航员送上太空,但他们很快接到报告,宇航员在失重状态下用圆珠笔、钢笔根本写不出字来。于是,他们用了10年时间,花费120亿美圆,科学家们终于发明了一种新型圆珠笔。这种笔适用于失重状态、身体倒立、水中、任何平面物体,甚至在摄氏零下300度也能书写流利。而俄罗斯人在太空中一直使用铅笔。”

李东赫

铅笔与太空笔——一个流传已久的荒唐故事

这个故事想告诉人们,有时看上去很复杂的问题,其实有极简单的现成解决办法。这当然是很有教育意义的,可惜它是捏造出来的。总结一下这个故事的错误:

  近日在网上看到两篇文章,先是恍然大悟,继而感慨万分,最终毛骨悚然。文章本身没有一丁点恐怖成分,谈的都是“太空笔”,也就是宇航员在太空使用的笔,可我为什么做出那么剧烈的反应呢?

长久以来,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据说美国宇航员在太空很郁闷,失重条件下钢笔和圆珠笔总是写不了字。美国科学家花费了X年时间X多经费(最近一个在农大演讲的我国某专家已经加码到100亿美元)终于研制出能在失重条件下使用的钢笔。而与此同时,苏联宇航员在太空一直用铅笔(一般来讲,听众们这个时候就要爆发出善意的笑声)。

1,美国宇航员也用过铅笔。
2,铅笔并不适合太空中使用,尖头有危险,易燃,书写产生的石墨残渣容易进入宇航员的胸腔、眼睛,更容易使电子设备短路(石墨是良导体)。
3,太空笔是一家私人企业发明的,据说耗资一百多万美元。
4,这种太空笔不但能在失重的情况下使用,还能在极端温度下使用。
5,失重笔不但想出了用氮气产生压力,而且还改革了油墨和笔尖,使得这种笔不写的时候不漏油。
6,太空笔发明出来以后,无论是美国宇航局还是俄罗斯宇航局都购买了。
7,找不到零下300摄氏度这样的环境(开尔文0度达不到-300摄氏度),这个杜撰的故事本身就有科学错误。

  话,还得从几年前的一张剪报说起。

当然这个故事还有不少变种,类似病毒,以不同的口味重复着。
比如这个变种:美国宇航局(NASA)为了让宇航员在太空写字花费很多心血也没有成功,因为要求太复杂了,必须在失重状态下书写自如,仰着写也能写字等等。迫不得已,他们向社会征集解决方案,后来有个德国小学生寄来一个包裹,只写一行字:“试过这个没有?”宇航局的人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铅笔。

早期的宇航员都使用铅笔,并不是因为接受了小学生的建议,而是因为钢笔、圆珠笔在失重条件下都无法使用,铅笔是惟一的选择。但是铅笔笔芯有时候会断,在失重的环境中飘浮,会飘进鼻子、眼睛中,或飘进电器中引起短路,成了危险品。此外,铅笔的笔芯和木头在纯氧的环境中还会极易燃烧。因发明了圆珠笔通用笔芯而发了大财的保罗.费舍尔,意识到宇航员使用安全、可靠的书写工具的迫切性,自掏腰包进行研制,花了两年时间和约两百万元费用后,于1965年研制成了能在太空环境下使用的圆珠笔———太空笔。其原理很简单,采用密封式气压笔芯,上部充有氮气(氮气是不活跃气体,一般条件下不会助燃),靠气体压力把油墨推向笔尖。经过严格的测试后,太空笔被美国宇航局采用。1967年12月,费舍尔以每枝2.95美元的价格把400枝太空笔卖给美国宇航局。
1969年7月20日,太空笔跟随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上了月球,并救了他们的命。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在月球表面完成历史性漫步,回到登月舱准备离开时,发现发动机的塑料手动开关被宇航服的背囊碰断,无法启动发动机向地面指挥中心求援。他们需要拨动开关中一个细小的金属条,为了减轻重量,他们已抛弃了所有的工具。地面指挥中心的一名工程师灵机一动,建议他们用太空笔试试。奥尔德林掏出太空笔,缩回笔芯,用笔的中空尾端拨动了开关,成功地启动了登月舱的发动机。太空笔是全天候的圆珠笔,除了太空环境,还可在其他各种极端恶劣(如寒冷的高山上和深海底)的条件下使用,如油污、潮湿、粗糙、光滑的表面,并适用于各种角度书写,使用寿命长达几十年,深受登山运动员、户外活动者、技工、士兵、警察的欢迎。目前在美国市场上8美元即可买到一枝最简单的费舍尔太空笔。

  我从事保险工作时,由于需要经常讲课,很注意收集一些有趣的故事作为调剂氛围和引人深思的素材。1998年或者1999年,我从《羊城晚报》上剪下一个豆腐块,说的是美国宇航局(NASA)为了让宇航员在太空写字花费很多心血也没有成功,因为要求太复杂了,必须在失重状态下书写自如,仰着写也能写字等等。迫不得已,他们向社会征集解决方案,后来有个德国小学生寄来一个包裹,只写一行字:“试过这个没有?”宇航局的人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铅笔。

而这个故事的作用表面上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提倡灵活思维,以简单的技术手法解决问题;
再一个就是嘲笑美国人迷信高科技,浪费钱财还把事情弄的复杂,还是俄国人才是解决问题的高手啊。

奇怪的是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太空笔却成了谣言的对象,备受嘲笑,成了愚蠢的象征。有人说美国人花巨资开发太空笔完全没有必要,不如像前苏联宇航员那样简单地使用铅笔(实际上,前苏联宇航员后来也改用费舍尔太空笔)。还有人干脆说太空笔从来就没有研制出来过。直到最近,还有人在学术会议上把这个谣言进行添油加醋,开发费用被他们夸大了5000倍:
“‘为了研究在太空环境下圆珠笔能出水,竟使科学家花费了100亿美元,终了却毫无结果。最后得知,铅笔在太空环境下就能写出字。’11月3日,在中国农业大学召开的‘2004年全国农林研究生教育发展论坛’上,一位专家将这则黑色幽默娓娓道来,各大学领导和专家对‘研究要切合实际,尤其是以前沿研究为主的研究生教育更是如此’的观点表示认同。”(《中国农大研究生教育创新性“学科群落”质高多产》,《中国教育报》2004年11月7日第1版)
《光明日报》也刊登过“美国科学家花费巨资研究太空笔居然没想到用铅笔”这样的笑话。
费舍尔太空笔中国市场上也买得到,叫“飞梭太空笔”,许多城市的百货大楼、礼品店均有销售,与会专家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听说过?“研究要切合实际”,说得一点也不错,首先就要从自己做起。

  我非常欣赏这个故事,从培训者的角度来看,这个故事很有冲击力,颇能震撼听课者。不过在保险公司里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发挥利用。离开保险行业后,我又讲了不少课,尽管一直没有用这个故事,剪报也找不到了,但从来没有产生怀疑。

可惜,故事终究只是故事,还很荒唐。

  最近因为对反伪科学产生强烈兴趣,特意在网上收集并下载所有能找到的反伪斗士方舟子先生文章,看到了他两篇旧文,一是《“太空笔”的谣言》(2004年11月19日),还有一篇是《太空笔的传奇》(2005年02月27日)。

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这才知道,宇航员用铅笔的故事流传很广,不少人在讲课中使用,且越传越神,说花费“百亿美元”什么的。

美国在早期太空活动中的宇航员都是使用铅笔,比如在水星计划和双子星计划中,
但铅笔其实是不理想的太空用笔,这个下面再说,
1967年美国开发出供宇航员在太空使用的AG
7型太空笔,(这个是美国一家私人公司看准商机自筹200万美元开发的),
并在阿波罗计划中得以应用。
其基本原理是笔芯密封,内有氮气,靠气体压力代替地球上的重力环境把油墨推向笔尖。

  这才知道,宇航员用的笔叫“太空笔”,1965年由开发圆珠笔的PaulFisher研究成功,“其原理其实很简单,采用密封式气压笔芯,上部充有氮气,靠气体压力把油墨推向笔尖。经过严格的测试后,太空笔被美国宇航局采用。1967年12月,费舍尔以每支2.95美元的价格把400支太空笔卖给美国宇航局。”

笔芯不漏油、不挥发,可以倒着写,在水、油、太空失重状态下正常使用。笔尖以斜切承座滚珠笔腔精密配合超硬炭化钨笔珠(经27道工序制成)形成,绝无脱落之虞。
太空笔几乎可在任何表面书写(水泥路面、石头、砂轮、钢铁等),而且不褪色,可在零下60度,高温200度书写自如。

  恍然大悟之际,感到有些惭愧。说起来,我实在不该被铅笔上太空的说法迷惑。1990年代初,我在美国《读者文摘》看过阿波罗9号登月经历,其中有个相当惊险的细节。宇航员结束探月行动踏上归程时,由于宇航服碰掉了一个开关,登月舱无法升空。宇航员用身上带的笔拨动开关,总算顺利返回地球。这就是方舟子先生在《太空笔的传奇》一文里介绍的内容:

这种笔因为性能可靠卓越,实用效果很好,因此除了适用于航天,在登山、潜水、极地考察探险等恶劣环境中也是绝佳工具,此外在军警、医院、建筑业、体育界、文化界等专业也可以很好应用,还能作为礼品、收藏品及大众书写、绘画用品。

  “1969年7月20日,太空笔跟随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上了月球,并救了他们的命。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在完成历史性月球漫步回到登月舱准备离开时,发现发动机的塑料手动开关被宇航服的背囊碰断了,无法启动发动机,向地面指挥中心求援。他们需要拨动开关中一个细小的金属条,但是为了减轻重量,他们已抛弃了所有的工具。地面指挥中心的一名工程师灵机一动,建议他们用太空笔试试。奥尔德林掏出太空笔,缩回笔芯,用笔的中空尾端拨动了开关,成功地启动了登月舱的发动机。”

顺便说一下,这种笔现在并不贵,神舟六号上用的是人民币千元左右,对于很多野外工作者都算是种良好的工具。对于宇航活动则远远算不上成本了。

  虽然我记不起美国人文章中是怎么称呼那支笔的,但绝对不是铅笔。

亚洲城,所以,这家公司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太空笔成为一个盈利产品,并成为各国宇航局和宇航员的必备书写工具。俄国人用的就是,杨利伟似乎用的也是,因为到了神舟六号用的就是太空笔,
但可以肯定的是,从1967年开始,太空笔被各国宇航员所接受并被广泛选用,当然,后来还有其它类型的太空书写工具被开发出来,但这些不管是不是被宇航员简称为铅笔或钢笔,与原始意义的铅笔钢笔都是两码事。投机取巧是行不通的。

  另外,宇宙航行最怕产生乱七八糟的垃圾,这可以说是宇航常识,所以连宇航员吃的东西都是牙膏状的(今年神舟六号升空后,报上介绍我国的宇航员食物形状发生了变化)。而需要削,易于折断的铅笔会产生多少可怕的垃圾漂浮在飞船内呀。

回过头来说铅笔,原始的铅笔适合太空实用么,那些绘声绘色讲故事的人想过么?
普通铅笔笔芯容易折断,这个都知道,而在失重的环境中漂浮,就成了危险品,会漂进鼻子、眼睛中,而且更要命的是石墨是导电的,漂进电器中会引起短路或者其它一些问题。(此处根据电网网友提供的资料做了修正)可以发现:美苏的航天工作者在使用到太空笔之前所用的并非人们印象中的那种原始的铅笔,而是专门开发的产品,在笔的结构和笔芯材料上都是新开发的技术,与普通的铅笔已经几乎可以说是不同的东西了。现在在美国的宇航博物馆里就有陈列,
这从另一个角度告诉人们,但年那批可敬的航天工作者们对问题的考虑之深之广是现在那些益智小故事所远不能相提并论的。

  就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我居然会忘记以往印象深刻的故事,忘记熟知的常识,六七年来丝毫没有怀疑?!我喜欢而且擅长发现某些主张的弊端、某些说法的错误,还写不少文章予以揭露,怎么会给一个小小的谎言蒙蔽?想了很久,突然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升起,顺着脊梁“嗖嗖”地往上窜。答案在脑海里冒出来了:那是因为我愿意相信!

再提一下书写效果,各位在做作业,写笔记,做记录,签文件时用的是什么笔呢,用铅笔的有几个?
我看大部分用的是签字笔,水笔,圆珠笔,既然自己不喜欢用铅笔,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当然的觉得宇航员就喜欢用铅笔?
在太空的很多光线条件下铅笔的字迹好辨认么?
美观么?被摩擦变得污浊怎么办?
即使是60年代初美苏宇航工作者开发出的太空铅笔,也不能完全满足太空工作的需要。所以在太空笔开发出来后迅速得到各方肯定,被各国宇航局所选用。

  是的。我愿意相信一个小学生比众多专家高明,我愿意相信一支普通的铅笔能派上大用场,我愿意相信一种最简单的方法可以解决最复杂的问题……

说回到这个变种故事,
讲这个故事的人可能往往想的是教育人要锻炼科学思维的能力,
可是在他们嘲笑美国人的“愚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什么才是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科学思维?

  当初,因为进入保险行业的人学历普遍较低,知识普遍较少,能力普遍较差,所以我很注重帮助他们树立信心。小学生比专家强的故事正合我当时的口味。仅仅因为铅笔上太空和推销没有太大关系才没有用来讲课。现在回头看看,还真幸好没讲,不然像近年来某些“导师”那样大讲特讲,岂不是误人子弟吗?

这究竟是说明了美国人笨,还是聪明? 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最终
自己的品牌立了,宇航员太空中用着舒服安全,钱也赚到手了,还给去南极北极等等登山探险的其它使用人群提供了方便。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赚钱也是天经地义。

  想想看,“愿意相信”四个字会产生多少思维的死角和盲区!铅笔的故事无足轻重,但是,假如相信的东西可能产生很大影响呢?细究起来,于光远先生说说的“三伪一所谓”现象曾经泛滥成灾,现在也没有消失,不都是太多的人“愿意相信这是真的”造成的吗?假如外国人搞出“水变油”、“永动机”、“全息生物学”之类到中国来兜售,是不是还会有那么多科学家和领导都上当呢?大概早已指斥其谬误吧。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变形了的爱国家,爱民族的心理作怪,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愿意相信中国人能创造奇迹,才对一些明显的漏洞视而不见,拼命充当吹鼓手吧。

一直用铅笔还自以为很聪明的人也就只能一直用铅笔。

  我越想越心惊,暗下决心:从现在起,碰到我十分愿意相信的东西时,比碰到极其不愿意相信的东西时还要加倍慎重,多多怀疑其真实性,特别是那些用各种各样的“爱”包装得漂漂亮亮的东西。

  这么写,有点向小学生作文里表决心的结束语,但确实是我内心真实写照,谁叫人在真理面前都是小学生啊!
来源:人民网

相关文章